首页 > 电影 > 正文

李安:做电影就是要拼命,不拼命好像没什么意思

  本版文 本报记者 张嘉

  多年后回忆和电影大师英格玛·伯格曼见面的那天,李安说空气里有一股禅的味道,“瑞典黄黄的,看得非常透,灵魂都感染到了”。其实,在李安身上,也有这股禅意,他语调不高,却会让周围的喧嚣声知耻而退,让周边的空气变得安静下来。

  人们对李安多以儒雅斯文,甚至是有点萌来形容,似乎这是一位大器晚成温厚良善的“老好人”,而这不过是李安的一个侧面,他的另一面,是脆弱、叛逆与固执。

  奥斯卡金像奖、金球奖、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等等荣誉加身,作为最有成就的华人导演,李安完全可以躺在功劳簿上休息,但是李安却在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挑战起了新的“战事”——想要突破电影拍摄的技术极限。对于人们眼中的“疯狂之举”,李安笑说自己没有疯:“我一直相信能这样拍,我62岁了,等不及了,我现在就想看到。”李安表示:“有一个梦想很重要,一直坚持一直要求,有些不可能的事情就会发生。现在对我来说,拍不困难的电影我没有兴趣,拍不可能的电影才能提起兴趣。做电影就是要拼命,不拼命,做电影好像没什么意思。”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将于11月11日在北美和中国内地同步上映,日前影片在纽约首映时,人们对新技术的评价褒贬不一,笑说自己 “被暴露在高帧数之下”的李安依旧是温和的笑容:“这就是电影该有的样子,你们可以骂我,但技术是无辜的。”

  固执与叛逆

  “我不是想拆掉电影天堂的篱笆,只是想把边界再向外扩一点”

  善意的折磨

  “把他磨到像第一次演戏,从完美到不完美,连他都无法控制自己,对于这么好的演员,我会去榨他。”

  与李安聊天很愉快,可是与李安工作简直是“噩梦”,和李安合作完《卧虎藏龙》已经16年的章子怡日前在多伦多电影节上,回忆起这一段还一度哽咽,她评价李安就像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的老虎:“你喜欢他但是你怕他。”

  讲到2000年的《卧虎藏龙》时,章子怡直言当年李安没给她拥抱,令她非常伤心。她回忆说那时她每天都在片场多等十几分钟,为了等导演给她拥抱,可是李安每天都会给周润发和其他演员拥抱,就是没有拥抱过她,“还有传言说李安对我不满意,我很伤心。我就跟导演助手说,能不能安排我和导演坐一辆车去片场。我们坐车去片场差不多有45分钟的车程,我很紧张,坐在车里不敢说话。眼看着前面就是片场了,再不说就没机会了,我就开口说,‘导演我想跟你聊聊’。导演说‘我知道,我已经等了40分钟了’,我说‘听说你对我不满意,我很难过’,然后我就开始大哭。他说‘不是,那不是真的’。他说我很努力,但他没说我很好。那次聊天,我们刚拍了一个月,后面还有五个月,我以为导演会改变,会给我拥抱,但是并没有。直到拍摄完之后的聚会,他终于给了我一个拥抱,我哭了。”

  后来章子怡去戛纳电影节做评委的时候,又一次见到李安,还和他一起吃饭,李安第二次拥抱了她:“还有十米的时候,他就张开了双臂,我又哭了。”如今回忆起来,章子怡笑言:“这可能是他的一个小计谋,是他训练新演员的一种方式,从来不让你觉得放松,会让你一直觉得紧张。”

  李安也说自己对演员很刻薄:“我在片场会一直要求,一直摸索,我喜欢对工作吹毛求疵的人。”他说如果怀抱着电影梦想,再大的困难也会被当成乐趣,折磨也变得可以接受:“如果一个人喜欢一个行业,通常会接受善意的折磨。”

  李安的电影中有大明星也有新演员,可是都能被他调教的熠熠生辉,在这方面,李安的经验令人称道,在拍《色·戒》时,梁朝伟是影帝,汤唯是新人,王力宏更是歌手跨界毫无表演经验,如何让他们拍好,李安的办法是“先观察,排戏,再调和,他们三人不光是表演经验的差距问题,他们本来就是不同的演员,表演方式也不同,我很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让他们在一个电影,不是三个电影。三人各有长处,看你怎么调和,用摄影机捕捉,跟他们对话,任何表演方法都不可拘泥,我觉得表演方法就是学来知道怎么丢掉,我们做导演的,看到他们用什么方法表演,就要知道怎么去应付。”

  李安说指导演员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对他们的启发,一个是对他们的捕捉,新演员的好处是,很纯真很努力的时候,样子会很动人,像汤唯和演“少年派”的苏拉·沙玛,“告诉他们一个状况,他们在里面不会跑出来,这是做演员最大的天分。”可是对于梁朝伟,就是另一种办法了,李安称梁朝伟已成“戏仙”,他是导演梦想的演员,不用担心他的表演,反而有时要把他磨到没力气去演,“有时我真的很折磨他,他也知道我在干什么,在比我和王家卫谁更磨,谁对他更狠,已经拍了13条了,已经很不人道了,我说看起来你还有点力气,可以再拍。把他磨到像第一次演戏,从完美到不完美,连他都无法控制自己,对于这么好的演员,我会去榨他。”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李安的小儿子李淳也有出演,李安坦承很怕别人说他偏心,父子俩压力都很大,“但是父子一起工作很愉快,感觉蛮好的,他表现也很好,非常可爱。我们请了海豹突击队的教练,对演员进行了好几个星期的魔鬼训练,挺可怕的,但李淳很卖力,全程坚持了下来。”

  自言是天秤座,连早上穿什么袜子都会做艰难决定的李安,在电影上却异常固执,尽管其作品在外人看来已是部部经典,奖杯拿到手软,但个中辛酸只有李安自己知道,因为他的固执,电影找投资难,找到投资后又要与老板不停“谈判”坚持自己,诸如此类一言难尽。虽然温和,但李安内心的叛逆却一直存在,年轻时违背父亲意愿坚持进入电影行业,如今,也可以不顾一切,投身于电影新挑战。

  李安表示,拍摄更高帧数电影的想法从拍摄上一部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时就已酝酿,他认为3D是电影的未来,但24帧的帧率带来的抖动和频闪的问题,让他下定决心找到更好的解决方式。经过了漫长的探索和试验,李安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用120帧/4K/3D的规格(每秒播放120格、4K解析度、3D立体效果)拍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李安认为这种技术使电影更鲜活,观众的观影习惯将发生革命性的改变,“观众不能再置身事外,像是走进故事与主角在一起。其实数字电影就应该是3D的,这跟人眼睛处理信息的方式也很匹配。120帧让画面没有抖动,4K让画面更清晰,再加上3D,你会觉得离角色很近。未来的电影就应该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