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艾滋病 > 正文

艾滋男童坤坤的出路在何方?

  公众的关注热度是有限的,热度散去,坤坤仍然要面对现实的生活困境。坤坤的出路在何方,这是我最为关心的事情。

  12月17日,据人民网报道,在四川省西充县书房垭村,200余位村民用写“联名信”的方式,欲将村里一名患有艾滋病的8岁男童坤坤驱离出村。该报道引发民众对艾滋病男童的关注,以及对村民的道德谴责。联合国驻华组织发表声明,谴责对艾滋病患者生存权利的漠视。

  12月19日,我进村调查了解,村民们对之前的报道非常愤怒,“我们是希望孩子能送走,得到更好的医疗和教育条件,但我们绝对没有想赶走他,让他自生自灭。该报道让我们背上全国骂名,并非我们本意。”

  不管策划者是出于好心,还是出于追求点击率吸引公众眼球,策划事件本身让人非常反感,策划是一场蹩脚的闹剧。

  随着公众和媒体聚焦,艾滋病儿童坤坤出名了,他受到政府和民间各界的关注。这两天来看望坤坤的人络绎不绝。但公众的关注热度是有限的,热度散去,坤坤仍然要面对现实的生活困境。

  在坤坤生长的闭塞乡村里,尽管村民对艾滋病传染途径的科普知识有所了解,但人性的自私和愚昧,使得村民主动与坤坤隔离。虽然没有人打骂、驱赶坤坤,但他生活在冷暴力中。身体的痛苦,精神的贫乏令坤坤处于一个极为不利的环境中。

  坤坤的出路在何方是我最为关心的事情。坤坤出名后,政府对他的关照力度加大。当地政府正在制定一套综合方案帮助坤坤,包括对坤坤进行规范化医学管理和免费抗艾滋病毒治疗;做好学校、家长和学生的思想工作,尽快让坤坤就地入学;加大社会对艾滋病的反歧视教育,把坤坤融入社群中。

  政府的意愿是美好的,但执行起来难度不小。在坤坤生活的落后的山村中,村民的态度一时半会很难发生改变。记者在村中走访,尽管有政府工作人员在场,有些村民仍直截了当地表达希望坤坤能离开村庄的意愿。他们表示,把自己的小孩送出村子去镇上读书,在镇上租房子住,就是为了躲避坤坤,若坤坤到学校读书,他们很难接受。

  坤坤的爷爷也表示,无论如何,希望能把坤坤送走,他无力抚养。另外我了解到,先后有6家公益慈善组织与当地政府接洽,希望收养坤坤,这些前来接洽的公益组织中包含为艾滋病患者提供专业服务的机构,能为坤坤提供24小时不间断防护照顾,并开展心理辅导。目前还没有一家公益组织与政府、坤坤监护人达成协议。

  一名政府工作人员私下对此表示担忧:我们才被人谴责要送走坤坤,他若马上被送走,岂不验证批评者的话。我们有能力照顾好坤坤。

  一名公益人士表达他的担忧,坤坤的监护人无力在医疗和教育上给予坤坤良好的照顾,村民的冷暴力也很难改观。尽管有政府的承诺,在医疗上坤坤或许能得到较好的照顾,但在精神成长方面他难有好的发展。在此情况下,专业的社会机构对坤坤来说相对是较好的去处。

  一场“被驱赶”的策划事件,使得艾滋病儿童坤坤得到社会空前关注。坤坤爷爷同意执行策划的本意是希望坤坤能被好的社会专业机构收养,但若关注过度,给当地政府造成压力,婉拒专业机构的帮助,把坤坤继续留在闭塞的村子里,那则是另一场闹剧。

  无论如何,希望坤坤以及所有其他的艾滋病患者能够享有自由、平等的生活权利。

  □萧辉(新京报记者,12月21日报道《艾滋男童坤坤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