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演员拍完《霍去病》却没拿到钱 滞留北京

时间:2016-10-29 08:55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admin

  

群众演员拍完《霍去病》却没拿到钱滞留北京

 

  群众演员在火车站发现“带队”跑路视频截图

  10月27日晚,有网友爆料称刚拍完电视连续剧《霍去病》的群众演员被“带队”带到北京后,“带队”卷钱跑了,剧组群众演员滞留火车站。

  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了其中的几名群众演员,演员表示在接到“带队”转场通知后乘火车来北京,到站后联系不到他了,因为没有领到工资,身上没钱只能滞留车站,而负责组织群众演员的“群头”称是其中一名“带队”拿着十几人工资失联。目前,“群头”正在联系群众演员补发工资。

  群众演员只领到十天工资

  滞留北京站附近小旅馆

  这次一起来北京的群众演员中,小何是其中一名。他对北青报记者表示,自己是10月4日进组拍戏,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随其他群众演员从宁夏银川转场内蒙古鄂尔多斯,随后又从内蒙古转回银川。

  10月26日晚,小何称接到“带队”通知说“另外一组开机,要从银川到北京怀柔拍戏。”而因为习惯了群众演员时刻待命的状态,小何和其他人并没有怀疑,便将身份证交给“带队”统一买票,当晚乘硬座火车前往北京。

  小何对北青报记者称,在火车上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等到27日下午下火车之后发现几个‘带队’不见了,之后我们打电话给剧组,那边说这个月工资已经下发了。”小何称,因为没有领到工资,所以很多群众演员身上没有钱,在北京只能投亲靠友,没亲友的大概有几十人,都滞留在北京站了。小何和其他演员选择住在北京站附近一个小旅馆过夜,“外面实在太冷了,小旅馆里我们五个人挤在一个房间。”

  另外一名群众演员小王向北青报记者介绍,26日从银川坐了晚上10点40分的火车去北京转场。“下午到北京下火车后,就发现‘带队’都不在了,大概有80多人都在北京站。大部分人晚上不知道要去哪里,有的去宾馆,有的就去了网吧住。”小王称,他10月8日进组,之后只在10日收到过两天的工资,剩余工资也没收到。

  “群头”确认有“带队”失联

  正联系群众演员补发工资

  在群众演员口中,焦乐(化名)是“群头”,也就是一部戏中负责所有群众演员的工作人员,所以很多群众演员认为焦乐扣了他们的工资。

  27日晚,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了焦乐,焦乐称到北京的群众演员并没有网上传的百余人那么多,而是70多人。“是有‘带队’跟他们说北京有戏要拍,但不是《霍去病》,《霍去病》群众演员的戏份已经全部拍摄完毕了。”

  对于“带队”失联一事,焦乐称他核实后发现确实有一名“带队”联系不到,“我们现在也联系不到,但是其他‘带队’都在。失联的这个‘带队’应该是拿着十几人拍《霍去病》的工资,每人一千多元,一共就一万多不到两万块。”对于群众演员称有几十人暂时没领到工资一事,焦乐表示,事发后已经联系没有领到工资的群众演员提供姓名和银行卡号,“我们也不是差这些钱,会把没领到钱的群众演员工资补齐。”

  28日,焦乐给北青报记者发来了补发工资的证明,照片上有群众演员的身份证,以及手写签名的领到工资的证明,每人在1280元左右。

  28日下午,小何也终于在北京领到了11日到26日的工资,一共1200元。据他介绍,当天约有30人左右领到了工资,没有领到的会在29日之后再次被安排领取。拿到工资后的小何自称“有点蒙”,对于以后暂时没有什么打算。

  “带队”卷钱跑路时有发生

  群众演员大多自认倒霉

  在这次网曝群众演员滞留火车站一事中,群众演员和“群头”都证实有“带队”失联的情况。在群众演员的介绍中,从最底层的群众演员到最高级别的“群头”,中间可能有“总领队”、“带队”等三四个级别,一个“带队”会带十余人左右,主要负责介绍群众演员进组拍戏,或者参加节目录制。

  小阳(化名)是一名做了几年的“带队”,初入行做群众演员的时候,他看到也有剧组在招“带队”,于是便开始慢慢做起来,“主要就负责找人,途径就是从微信群里找闲散人员然后召集在一起。人找着了就有钱,我每天大概能带20多人,挣个百八十。”

  小阳称,有的剧组通过“带队”给群众演员发工资,此前也出现过“带队”卷钱跑路的事,出现这种事的话,群众演员大多只能自认倒霉。“因为有的‘带队’用假名,群众演员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此次进组拍戏时,小何没有签订任何合同,而这次和他一起来北京的也基本上都是“散兵”,没有任何组织介绍,只是自己在一个微信群中看到了有“招群演”的通告,然后决定报名参加。小何称自己第一次碰到“带队”卷钱跑路的事。

  小何称以后打算去横店做群众演员,“横店有群众演员的工会,出这种事会帮我们维权。”

  律师表示“带队”跑路

  可找“群头”要工资

  对于此次事件中群众演员出现的维权难题,北青报记者咨询了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韩骁表示,如果“带队”跑路了,群众演员可以找“群头”索要工资。“‘带队’只是为了对群众演员进行管理而设置的一个角色,本身与群众演员并无法律关系,因此群众演员的劳动或者劳务法律关系的相对方应是‘群头’,在无法领到工资的情况下,群众演员应当找到‘群头’索要工资。”

  据部分群众演员介绍,他们在进组拍戏时,并没有签订任何合同。韩骁称在这种情况下,群众演员合法利益也应受到保护。“群众演员维权应该注意搜集和保留证据,例如证人证言、录音、录像等。”韩骁称,如果“群头”代表某个公司为剧组招募演员,那么群众演员和“群头”所属的公司就属于劳动关系,这种情况下群众演员可以向当地劳动监察大队投诉,也可以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支付工资。但如果剧组是个人接受委托招募群众演员,那么群众演员和“群头”之间就属于劳务关系,这种纠纷群众演员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群头”支付报酬。

  韩骁认为,剧组应当监管“群头”,“在一般情况下,群众演员与剧组无直接联系,均是由剧组与‘群头’签订合同,委托其招募群众演员。因此剧组应当首先监督‘群头’的工作情况,不仅包括‘群头’招募演员的情况,还包括‘群头’的工资发放情况。”

  文/见习记者 郭琳琳

 http://www.yiernews.com/news/ent/172667.html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资讯排行

    1. 云南玉溪红塔大道“钢条”倾倒 3车被砸1人头伤
    2. 辽宁省铁岭市委宣传部原部长王志勇等人被开除党籍
    3. 泰国一油船在马来西亚领海遭海盗洗劫 无人伤亡
    4. 美国纽约皇后区一杂货店发生五级大火 致11名消防员
    5. 6月26日15时35分在新疆和田地区民丰县发生3.3级地震
    6. 济南一高校禁止学生穿短裙短裤 评:是否管太宽?
    7. 湖北省政协副主席刘善桥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8. 大雨“送”鱼虾进小河 上饶市横峰县姚家乡兰子新农
    9. 急救医生在茂县山体滑坡救援中受伤 仍坚持上班
    10. 宜兰县利泽工业区内耀华电子工厂发生意外 4人不幸身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