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房产 > 正文

石家庄市裕华区三教堂社区城中村回迁遇阻老人住仓库4年 街道办称解决不了

  

石家庄市裕华区三教堂社区城中村回迁遇阻老人住仓库4年 街道办称解决不了

 

  图为郑莲花老人居住的“仓库房”。说到房子阴冷潮湿,晚上只能穿着棉袄睡,郑莲花老人掉下眼泪。 张帆 摄

  中新网石家庄12月15日电(崔涛 张帆)日前,中新网记者接到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区三教堂社区居民反映,该社区城中村改造回迁楼项目自2013年7月停工以来,至今无任何进展。对此,记者在采访时发现,该社区被拆掉房子的20多位老人“蜗居”简易仓库长达4年之久,冬季无法取暖。该社区包村干部裕强街道办事处副书记吴威以新到任为由称对此情况不知情,裕强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崔秋生称,这是“开发商的问题”,“管不了”。

  

图为在三教堂社区居委会仓库居住的老人们。 张帆 摄

 

  图为在三教堂社区居委会仓库居住的老人们。 张帆 摄

  耄耋老人蜗居仓库4年

  三教堂社区位于河北省会石家庄市主城区以东,2012年,该社区启动城中村改造。至今,全社区已经拆迁108户,共500余人,占该社区总人口的五成以上。

  12月7日,正值二十四节气中的大雪,室外气温已达零摄氏度以下。中新网记者走进三教堂社区居委会,一片彩钢板搭建的临建房引起了中新网记者的注意。

  走进临建房中的一间,这是80岁社区居民郑莲花的住所。不足20平方米的小屋没有窗户,屋里阴暗潮湿,没有暖气。由于不见阳光,室内比室外还要阴冷。屋里堆满了杂物,靠南的床上只有一床旧棉被。

  据郑莲花介绍,她现在的住所原本是居委会的仓库。因为自己原来的房屋2012年被拆迁,只能“蜗居”于此,不成想一住就是4年。由于屋内寒冷,每天只好穿着棉袄入睡。

  “因为岁数大了,人家不愿把房子租给我,为了不连累子女,我就一个人在这住。”郑莲花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走进另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仓库房,室内水盆里的水结了冰,墙壁因受潮长满了霉斑,屋内除了一个电磁炉外再无其它家电。这就是现年57岁的张凤珠和他儿子、孙子、孙女相依为命4年的“家”。

  原本这个“家”还住着两位老人。去年9月份,张凤珠88岁的婆婆和58岁的老伴儿在半个月内相继去世,至死都没实现住进新房的梦想。说到这里,张凤珠不住地抹着眼泪。她的儿媳因为住房问题跟儿子闹起了离婚,离家出走一直未归。

  张凤珠说,白天屋外比屋内暖和,晚上穿着棉袄盖好几层被子还是会冻醒。

  将近中午,越来越多的老人走出临时居住的仓库,在寒风中“享受”着一天之中难得的阳光。由于老年人租房不易,这些老人们被拆迁后只能住在这种简易仓库内,夏天如同蒸炉,下雨经常漏水;冬天滴水成冰,室内没有暖气。

  据三教堂社区居委会主任李慧军介绍,目前,三教堂社区拆迁户90岁以上的老人有6个,最大的已经96岁了。

  今年61岁的石艳英则没有前述的几位老人“幸运”,没有分配到仓库,她家只好在荒地上盖起简易窝棚。家里虽然安装上了简易的暖气,但是按石家庄治理大气污染的要求,她家的锅炉也不让用了。由于村里的水塔也拆了,她只能每天2次前往居委会打水。“洗澡就不用想了,用水都得精打细算。”

  

图为三教堂社区居委会的半块公章。 张帆 摄

 

  图为三教堂社区居委会的半块公章。 张帆 摄

  半块公章导致回迁遇阻

  三教堂社区居委会主任李慧军告诉中新网记者,2007年,三教堂社区与石家庄金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明公司)签订协议。2012年,该社区又同河北锐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锐驰公司)签订协议。但近10年时间,金明公司消极怠工,几乎没有任何作为。城中村改造的前期投入和拆迁安置、建设都是由锐驰公司主导。在项目推进时,主管三教堂社区的裕华区裕强街道办原书记以及上两任的居委会干部在金明公司和锐驰公司的误导和金钱诱惑下违法违纪,收受贿赂,签订多个损害社区集体利益的协议,也因此受到法律严惩。

  由于同一城中村改造项目存在两家开发商——金明公司和锐驰公司,城中村改造项目陷入停滞。金明公司和锐驰公司分别将三教堂社区居委会诉至法庭,2014年,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三教堂社区居委会同金明公司协议有效,同年,石家庄市仲裁委员会裁决三教堂社区应同锐驰公司履约。

  李慧军说,今年新当选的居委会领导成员上任后,三教堂社区在裕强街道办事处的指示和监督下,通过“四议两公开”和“登报公示”等举措,选择了河北众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腾公司)进行合作,众腾公司斥资3.85亿元从锐驰公司全面接手该项目,锐驰公司从此退出了该项目。今年6月份,130位居民代表同意并签字,希望马上重启城中村改造项目,并决议决定解除金明公司之前所有签过的合同,同时进行清算,确定众腾公司为三教堂城中村改造项目合作方。

  但是,在项目推进过程中遇到了“极大地阻力”。李慧军说,自从三教堂村改为社区之后,2006年,居委会的公章被一分为二,一半由居委会保存,一半由街道办事处保存。居委会做出的决议还须到街道办事处盖另外半块公章。这次居委会做出的重启城中村改造的决议,街道办事处以一直不给盖章。

  李慧军告诉记者,目前还有20多位老人住在居委会的仓库里,而整位个三教堂社区没有等到回迁房而去世的老人已经有21人。还有居民则因为迟迟住不上回迁房闹离婚。

  “居委会已经按照严格的程序选择了开发商,街道办为什么一直拒绝盖章?这么多年了,老百姓耗不起啊。”李慧军说,目前居委会最着急的事就是让居民有地方住。

  

图为居民代表在《三教堂居民委员会全体居民关于三教堂城中村改造项目确定开发商并妥善处理遗留问题的征询决议》上签字并摁手印。 张帆 摄

 

  图为居民代表在《三教堂居民委员会全体居民关于三教堂城中村改造项目确定开发商并妥善处理遗留问题的征询决议》上签字并摁手印。 张帆 摄

  街道办事处称解决不了

  三教堂社区主管部门裕强街道办事处副书记吴威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称,他是三教堂社区的包村干部,在12月初曾到过三教堂社区,对于社区居民居住条件简陋,无法取暖一事,他表示从未见过。

  “我刚接手工作,不了解。”吴威说。

  记者就此事电话采访裕强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崔秋生,他表示,两家开发商(指金明公司和锐驰公司)都起诉了三教堂社区居委会,街道办要掌控全局,开发商的事没理清,不能贸然盖章。

  “咱们所有的事,不能为了几个老百姓(住房)过渡的事(盖章)。”对于社区居民住仓库一事,崔秋生表示,只要是开发商的事没解决,老百姓的事就管不了。

  “给你们(居民)钱了,你们可以租房。”崔秋生说。

  记者就此事联系了石家庄市裕华区区长常志卷,常志卷则以开会为由,挂断了记者的电话。随后,记者编发了短信,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未得到任何回复。

  对此,北京著名律师张新年表示,居委会是城市居民自治组织,街道办可以依法加强对居委会工作的指导,但是不得干预居民自治范围内的事项。居委会印章只能由居委会来管理和使用,街道办这种滥用权力的做法严重侵犯了居民自治的权利,上级政府应予以批评教育、责令改正,被毁坏的公章应宣布作废,重新制发,并视情节轻重,给予责任人党纪、政纪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要追究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