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健康 > 正文

四川甘孜州石渠县半数家庭患"包虫病" 狗是病原体的主要来源

  

四川甘孜州石渠县半数家庭患"包虫病" 狗是病原体的主要来源

 

  石渠色镇附近,一只狗跑过一处堆满生活垃圾的水塘。狗是病原体的主要来源。

  一种名叫包虫病的传染病正在高原牧区肆虐。

  10月20日,四川省石渠县疾控中心,32岁的曲初一脸惊恐地向工作人员打听她的病情。曲初是蒙宜乡的一名村官,在前次华西医院的诊疗中,她被查出患泡型肝包虫病。

  “太可怕了,我没想到自己也会得上这个病。”她原本以为只有牧民才会患病。

  包虫是一种肉眼无法察觉的虫卵,往往寄生在狗身上,通过与人接触、或被污染的食物、河水、甚至空气,进入人的身体,潜伏期长达5-30年。患者一旦确诊,往往已是中晚期。

  公开信息显示,青海、西藏、四川西部等地是肝包虫的高发区,受威胁人口约为6000 万左右。在海拔4200多米的四川甘孜州石渠县,这一病症的发病率长期高居国内之首,该县副县长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全县半数家庭饱受病痛折磨,2007年人群患病率更是高达14.99%,系国内罕见的包虫病高发地区,居世界之首。

  包虫病分为囊性包虫病和泡型包虫病,其中70%的泡型包虫病患者在5年内死亡,10年内的死亡率高达92%。因其高感染率和高致死率,包虫病又有“虫癌”之称。

  无法知晓“虫癌”夺走多少生命。2005年,这种牧区传染病获国家层面重视。2006年,国家卫生部以中央补助地方公共卫生专项资金的形式,启动了包虫病防治项目,将包虫病纳入了国家免费救治的传染病之列。

  四川省亦于当年启动肝包虫防治项目,按计划到2009年,将解决甘孜州5.3万人的人畜混饮问题,从而阻断包虫病病源。

  10月22日,石渠县分管包虫病防治的副县长仁孜向澎湃新闻坦言,因为资金等原因,当地净水工程和犬类管理推进乏力,而这两项工作被视为切断虫卵源头的关键。

  10月中旬,澎湃新闻记者走访石渠多个乡镇,发现防治项目虽已历时8年,但传统的游牧生活方式、固化的思想、窘迫的财政、以及极端气候,一度让防治工作陷入困境。

  “死亡家族”

  10月21日,石渠西北45公里外的挺进三村,48岁的卓玛挺着肚子站在两间帐篷外,想着自己会否成为家族中第4个不幸的人。过去的数十年里,“虫癌”带来的噩运接二连三降临到这个不幸的大家庭。

  最近几年,伴随偶尔的疼痛,腹部逐渐隆起,卓玛才了解到这种病痛的严重后果。说起已经不在人世哥哥、妹妹和表姐,卓玛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这种学名叫棘球绦虫的寄生虫于1786年被科学家发现。畜牧业开始以后,它借助与人类关系较近的狗、羊等动物潜伏入的身体。几乎所有的人体器官都可能成为棘球幼虫的温床,其中尤以肝为主,肝包虫占包虫病的七成左右。

  由于感染初期并无异样反映,等到这些幼虫壮大形成囊泡,开始压迫周围器官,病情已进入中晚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并不认识这种病症,常常根据由此引发的腹痛、恶心、腹水等症状做应急治疗。

  亲人去世时,卓玛并不知道他们患的是何种病,随着自己对“虫癌”的了解,她相信家里至少3位亲人的死与此有关。

  最早离开的是哥哥,他去世是才40多岁。去年,34岁的妹妹也因肝包虫病死亡。

  最近一个因此丧命的是38岁的表姐。卓玛记得,表姐高高隆起的肚子仿佛怀孕,家里人为她请来僧人念经,试图缓解疼痛,但表姐却向僧人们祈求,希望让自己早点死去。

  4个月前,表姐在诵经声中结束了短暂了一生。按照当地习俗,她被安排天葬,可当她的肚子被剖开时,一个头大的圆球从里滚落出来。卓玛后来得知,那是已经膨胀失控的肿块。

  更让卓玛担心的是,丈夫进批最近几年出现腰痛、头晕等症状,不知道是否也已感染肝包虫。

  目前石渠究竟有多少人患上肝包虫,多少人因此丧命?石渠卫生局以疫情保密为由婉拒提供。从公开信息来看,不同版本的数据不尽相同。

  今年6月,石渠县副县长尕玫拉姆接受四川日报采访时透露,受包虫病困扰的家庭高达1.2万余户,占全县总户数的50%。2005年至2008年,石渠县因包虫病死亡401人;2007年人群患病率更是高达14.99%,系国内罕见的包虫病高发地区,居世界之首。

  甘孜州人民医院一位参与包虫病调研的医生告诉澎湃新闻,石渠县在甘孜18个县中,肝包虫的患病率一直靠前。该院一份内部文件显示,截止2011 年12 月,甘孜州累计发现包虫病患者12249例,死亡650例,“大部分集中在石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