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旅游 > 正文

400名游客河北赞皇县嶂石岩景区被困两天两夜后安全撤离

  

400名游客河北赞皇县嶂石岩景区被困两天两夜后安全撤离

 

  被困嶂石岩景区的游客们乘坐观光车离开景区。 嶂石岩景区管理处供图 摄

  

400名游客河北赞皇县嶂石岩景区被困两天两夜后安全撤离

 

  村民正在嶂石岩景区清理路边的泥沙和碎石。 崔涛 摄

  原标题:洪灾中的“孤岛”:400名游客河北嶂石岩被困两天两夜后安全撤离

  中新网石家庄7月26日电(鲁达 牛琳 崔涛)自19日凌晨4时起,一场罕见的特大暴雨在无风无雷电的情况下突袭赞皇县。短短28小时内,这场比20年前“96·8”洪灾期间来势更迅猛的降雨,给这个河北西部山区缺水县带来了全年平均降水量的八成。该县平均降雨量达419.2毫米,最大雨量出现在嶂石岩乡,高达721毫米。

  一场洪水过后,位于赞皇县嶂石岩乡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嶂石岩景区封闭、断交,并一度成为失联的“孤岛”,来不及撤离的400名游客滞留在景区。中新网记者洪灾过后探访嶂石岩景区,还原事件经过。

  景区失联成“孤岛”

  洪灾过后的嶂石岩,从县城通往景区50余公里的柏油路被洪水冲得千疮百孔,公路上随处可见落石和塌方。途中,一块足有一人多高的落石占据了大半个车道,车辆只能擦着路沿儿小心翼翼地通过。一些路段已完全被冲毁,旁边临时搭起了简易路,仅够车辆勉强通行。路两侧的河道中堆满了洪水裹挟下来的山石,两侧的峭壁上新添了数条小瀑布。

  进入嶂石岩景区,村民马爱民正和乡亲们一起清理道路上的积石。在他开设的酒店门口,一台挖掘机正在清理路面上厚厚的石头和泥沙。路两旁堆满碎石。

  马爱民家就坐落在嶂石岩景区入口处,他在景区开设了一家酒店。正处于夏季旅游旺季的景区,基础设施全部瘫痪,且一时间难以恢复元气。

  据马爱民回忆,19日下了一整天的大雨,晚上9点左右,大股的洪水从山上奔腾而下。在洪水来临前的19日上午,他就接到了村里的通知,作为村两委成员的他带领大家开始安顿滞留的游客。

  “有400名游客困在山上,被分别安置在5个安置点中。”马爱民说,随后他和村民们撤往地势较高的建筑上。

  马爱民说,洪水过后,他的酒店里淤积了两尺高的淤泥,屋里的电器大部分已经损坏。

  相比“96·8”洪灾,马爱民说,这次洪水来得快去得也快,景区近些年植被增多,河道宽阔通畅,洪水很快消退了。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景区基础设施损毁比较严重。

  嶂石岩景区管理处主任陈彦锁称,景区于19日关闭,从18日开始,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劝返景区游客。到19日,已劝返游客1700人。在19日下午5点,景区通往外界的公路就已经断交,当天晚上电力、通讯全部中断,景区成为“孤岛”。

  “19日,雨越下越大,游客出山会有危险,和上级部门沟通后,我们就开始安置滞留景区的游客。”陈彦锁说,他们共安置来自北京、天津、保定等地的游客400人。

  游客被困两天两夜后安全撤离

  从北京来嶂石岩度假的何纯没有撤离嶂石岩景区,他选择继续在这里居住,在城市中生活的他更愿意亲近自然。

  19日晚洪水来临时,何纯居住的房子因为地势较高没有受到威胁。他说,早晨是被巨大的水声吵醒的,“山上多了好几条瀑布,有一条正好在我居住的屋子旁边。从山上还冲下来一棵六七米长的大树,树皮都被水冲没了。”

  何纯表示,虽然滞留在景区,一日三餐还是有保证的,山里村民有自家种植的蔬菜,景区提供日用品、食品和水。洪水刚过,消防队就赶到了山上,游客们用消防队携带的卫星电话和家人通话报了平安。

  由于洪水冲毁了电力设施,19日晚12点左右景区断电。第二天,一位经营农家乐的村民用自家的小型发电机发电,又在院子里摆上大量插座,供滞留游客们为手机充电。

  王建国是赞皇县政府党组成员,主管该县旅游工作,同时也是嶂石岩黄北坪片防汛指挥部的指挥长。在19日下午,王建国和司机开车直奔嶂石岩景区。

  “公路上塌方落石不断,最危险的一次,眼瞅着前面山体塌下来了,汽车往回倒的时候,后面路面又出现塌方。”王建国说。

  王建国小心越过塌方路段,行驶到据景区十几公里的黄北坪乡就再难前行。他立刻组织黄北坪的乡镇干部抓紧时间向高处转移村民。

  21日上午8点,王建国徒步进入嶂石岩景区。景区一家公司提供了挖掘机等设备,配合消防官兵,打通了嶂石岩通往外界的公路。

  王建国表示,景区的通讯、电力、交通自22日都基本恢复,此时游客已滞留景区两天两夜。22日上午8点,王建国调用景区的旅游观光车和小型客车,将被困两天两夜的400名游客安全撤离景区。

  在王建国的微信上,中新网记者看到,网名“云”的游客发来微信说,“我们这些来自北京的游客,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灾情,是您的几句话语,让我们这些外乡人感到了深深的温暖,吃了一个定心丸。我们到石家庄火车站赶上了2:06分开往北京西的列车。”

  游客阿芳表示:“我们应该感谢赞皇县政府,感谢赞皇县人民群众,北京人民爱你们,北京人民欢迎你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