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旅游 > 正文

郑州5名自驾爱好者在登嵩山途中走“野路”被困嵩山 一女孩坠崖身亡

  

郑州5名自驾爱好者在登嵩山途中走“野路”被困嵩山 一女孩坠崖身亡

 

  救援过程

  

郑州5名自驾爱好者在登嵩山途中走“野路”被困嵩山 一女孩坠崖身亡

 

  遇难女子被救援人员用担架护送下山

  不是背个包,带个帐篷就行了

  今年3月至8月,嵩山已发生坠崖事故5起,4驴友身亡

  9月3日18时50分,河南户外救援总队官方微博发布消息:

  郑州5名自驾爱好者在登嵩山途中,一名女青年不慎坠崖,4人被困,特向@壹基金救援联盟@河南户外救援总队求救。总队接警后启动紧急救援预案,指令新密队前往救援,偃师队待命。

  看到微博后,郑州晚报记者第一时间与河南户外救援总队队长陈水全取得联系。

  至5日晚上9时20分,经过多方救援人员努力,被困近52小时后,4人脱离险境,而坠崖女子不幸遇难。

  郑州晚报记者张翼飞文/图

  部分图片由河南户外救援总队提供

  5人登山:1人坠崖,其他4人命悬一线

  嵩山又分为少室山和太室山两部分,共72峰,两山各有36峰。少室山以其险峻挺拔,近年来受到了登山爱好者的青睐。事发地点位于被驴友们称为“楼尖”下面的药堂峰。

  9月3日,三女两男5人开车来到三皇寨景区莲花寺停车场。上山之后,他们没有走通向莲花寺的正路,而是走了“野路”,一路向上。下午不到5点,他们中的三门峡女孩小蔡失足坠崖,其他人也被困绝壁,只好打电话求助。

  

郑州5名自驾爱好者在登嵩山途中走“野路”被困嵩山 一女孩坠崖身亡

 

  示意图

  下午4点56分,登封119接到报警,把信息同时转给河南户外救援总队和离现场最近的登封户外救援队,登封队员最早赶到。接受陈水全总队长指令的新密队员,半小时内也赶到了现场。

  由于被困4人叙述不清,先期抵达的救援队员从莲花寺停车场转到将军庙,向上攀登,但走到宝柱峰半道时感觉不对,经过分析,确定了被困人员位置,顺着凌霄大峡谷下撤,到药堂峰山脚下集合。

  事发将近24小时,发现了坠崖女孩

  4日凌晨3时,登封户外救援队的救援小分队接近被困人员,但他们被困在救援队员对面的一处崖壁。然而就在大家准备下一步营救时,山顶突然下起大雨,他们只好暂停救援撤离山下。

  4日当天,山里雨水不停,无论是营救被困4人还是搜寻坠崖女子,都十分不易。4名被困人员进退两难,体力和精神也濒临崩溃。这场雨一直下到4日下午3点。雨停后,登封户外救援队“春晓”、“奋斗”等熟悉药堂峰路线的资深驴友带队,轻装上阵,再次向药堂峰出发,在赶往大崖壁路上的深沟里发现了失足坠崖的女孩,确认已无生命体征。

  4日深夜10点,山下的各支救援队的队员开始给山上救援的队员们送给养,而此时的山顶,队员们在石壁上艰难地打岩钉,为下一步救援做准备,救援没有因为夜深而停顿。

  5日上午9点,记者赶到莲花寺停车场,陈水全立即在现场支起帐篷,作为临时指挥部。

  多方力量携手,遇难女子被抬下

  被困4人成功获救

  此次绝壁大救援,除了登封消防官兵,专业从事户外救援的河南户外救援总队和下属的多支分队,多支省内的民间救援队伍也都积极参与。

  5日上午,登封当地志愿者“刀尖”因身上背的给养太重,在一处6米绝壁处,弯腰拉后边一位郑州救援队员时,因山路太滑,两人一起坠落。“刀尖”被岩石磕破左腿膝关节处。送去登封市医院后,诊断为粉碎性骨折。

  5日下午2点,因为迟迟不见被困人员下山,郑州晚报记者和河南户外救援总队队员一起上山查看情况。进入景区不久,就拐入上山的小路,周围植被茂密,树木繁多,越向高处道路越难行,有些是羊肠小道,仅容一人通过。走了两公里左右,土路也没有了,到处是大大小小的石头,走到最窄处,脚下就是深渊,令人惊出冷汗。

  2点30分时,记者正好遇到被登封救援队员背着下山的“刀尖”。

  中午12点30分,被困4人中的两人开始顺着做好的防护系统从被困的岩壁下撤。

  下午3点左右,坠崖女子小蔡的尸体被消防官兵从山顶抬出莲花寺停车场。

  5日晚上8点10分,被困51小时后,第一个幸存的女孩从莲花寺步道被救援队平安带下。随后2个男孩也被送下来。最后一名女孩,在晚9点20分、被困近52小时后脱离险境。至此,救援行动圆满成功。

  当事人小赵:在绝壁试探往上去,小蔡一脚踩空坠落

  9月6日下午4时,郑州晚报记者见到了4名被成功救出的当事人之一小赵。

  小赵今年27岁,加入郑州某户外俱乐部不到一年。

  他与一起自驾出游的4个人都认识,和遇难的25岁女青年小蔡是三门峡的老乡。5人中,另3人是小赵在一个老乡群里的朋友,他们与小蔡并不认识。当日赶上抗战胜利纪念日的假期,他们通过网络相约,到嵩山游玩。

  因为之前小赵和别人走过一次这里的“野路”,觉得有惊无险,便建议大家来这儿玩。谁也没想到,最后是这样一个结果。

  9月5日晚,当身体已经透支的小赵被救援队员救下,来到莲花寺停车场时,禁不住失声痛哭。

  他说,他们本来就是上山,想走到凌霄大峡谷附近,在那里转一转就返回。没想到走错了路,越着急越找不到路。天色渐渐黑了,下山的路更加凶险,只能往上找相对安全的地方。最后他们被困在一个绝壁的夹层,上面两个人,下面3个人。因为所能站立的位置实在太狭窄了,他们试探着往上去,在一个转弯处,必须侧身并仰着头才能通过,小蔡就是在那里一脚踩空,坠落深渊。

  听说小蔡的家人赶到后,母亲哭晕了好几次。小蔡是家里的独生女,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就靠她在郑州打工。我们这几个被救的人,不知道怎么向她家人交代。

  业内人士:遇险的5人中,仅一人参加了户外俱乐部,时间也不到一年

  小赵等人之所以敢涉足险地,就是因为他们或多或少地都参加过户外俱乐部组织的活动,自认为是有过“户外经验”的。殊不知,户外并不简单。

  记者联系到一家户外俱乐部。负责人“超人”是一位资深驴友,对行业内的情况比较了解。他说,参加户外活动,要具备专业理念和专业技能,我们每一个领队在接受培训时,老师都告诫我们说:对大自然要有敬畏之心,不是说我感觉我能行我就上,那是肯定不行的。而大多数驴友都是在职的员工、学校的学生,根本没有户外经验。

  在户外圈,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户外有风险,入圈需谨慎”。这次遇到危险的5个人都不能称为驴友,因为他们刚开始玩,即使加入了某户外俱乐部的小赵也不到一年时间。

  有些有钱有闲的人参加户外,是把户外活动和旅行社画等号,甚至是廉价旅行社。这些人大有人在。实际上户外是户外,旅行社是旅行社。户外有多种形式,有商业性的组织,也有几个熟悉的人相约,甚至是不认识的网友AA制的,对风险的评估和安全的保障,主要就看组织者和领队了。

  但不是谁都能做户外俱乐部的,而一些只是奔着刺激好玩的市民,最好还是远离户外。因为真的可能有生命危险。

  (来源:郑州晚报)